微微的顫抖著身軀是因為寒冷嗎!他也不懂,或許是飢餓也會許真的冷了。在車來車往的馬路旁他不時坐著 、站立著。他不知道自己在這有多久時間。
他只知道;很久了。
敏銳的他聽著路上的聲音,只要有相似的他總回抬頭觀望著。
他心裡明白,總有一天!總有一天!主人會回來找他的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那一天,天空;灰灰的。
或許也不是,他天生就只知道天空是灰的。
熟識的街道上依舊上演著每一天,直到他的出現。
在對面的街頭,那熟識的聲音熟識的聲音,是他!是他。
他開心奔跑著,往主人的方向前進。
他忘了已經多久沒吃飽,也忘了多久沒被擁抱,他也忘了自己是如何在這裡。
心裡只有!他回來了!回來了。
急來的煞車聲,切斷了這一切的思想,他倒在地上眼光仍看著主人的方向。
他的視線越來模糊,只看見有兩條腿走近。
是主人是主人來看他了,他不是被拋棄的流浪狗。
最後他心裡是這麼想的,是的!就帶著這種幸福的感覺吧。
他終於安詳的閉上了眼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那人走近蹲了下來,嘴中大罵:[那來的野狗這麼慌張!]
他頭也不看地上的屍體,卻伸手撫摸著他的車頭:[馬的!版金凹了!真他馬的。]
[那隻狗死了嗎?]下車的女孩質問著。
[馬的死狗!要死不會閃遠一點,阿!!!我的車阿~]男人帶著一臉的哀怨離開了現場。
[ㄟ!那狗這樣丟著可以嗎?]在路上女孩又直問著
[不過是隻狗!]男孩說著,[可是這樣感覺良心上怪怪的呢?]女孩又說著
[現在的社會撞死人都一堆逃逸了!一隻狗又算什麼!]男孩大言不慚的說。
女孩露出癫笑說:[也對!不過是隻狗。]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凌晨5點
一台機車停在路邊,沒發現路旁還躺著一條狗屍體。
將一隻狗綁在路旁的電桿上後急忙的離開。



若沒有丟狗的人,就沒有撞死牠的人。
沒有丟狗的人,就沒有撞死牠後再出現人心道德問題。
就如同無故罵人後被打,然後被打的告他打人,最後打人的判賠。我們指責的都是後罪。但卻忘了誰是原罪。
 
一個錯會演變成一個過,每件錯事都有可能是一個原罪。

轉貼:http://www.twbbs.tw/4008744.html

    全站熱搜

    magu16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